您現在的位置: 河大新聞網  >>  河大建築  >> 正文 選擇字號【大陸口罩寄到香港】

貢院碑亭的故事

【新聞作者:時勇  來自:  已訪問: 責任編輯:劉旭陽 】


圖一:貢院碑

圖二:清代《祥符縣城圖》局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民初(1914)《開封府圖》局部 

在河南大學明倫校區,南大門內中軸線西側有兩座碑石,統稱為“貢院碑”(見圖一)。守衞兩通碑石的是兩座古色古香、別有一番雅緻亭子。

河南貢院,是我國著名的四大貢院(北京順天貢院、 南京江南貢院、廣州兩廣貢院、開封河南貢院)之一,是中國舉行科舉考試歷史最長、規模最大的場所,也是科舉制度在中國歷史上的終結地。兩通河南貢院碑,指清雍正十年(1732年),經皇帝應允,河南貢院從周王府(現開封龍亭)遷往上方寺內(現河南大學明倫校區)時立下的《改建河南貢院記》石碑,和道光二十四年(1844年),河南貢院被洪水沖毀,水退後在原址上又重建了河南貢院時立下的《重建河南貢院碑記》石碑。

貢院碑歷史悠久,讓人聯想浮翩。連同兩座碑亭,其中也確有一些掌故。

一、 何人何時籌建

兩通貢院碑雖説歷史悠久,意義深重,但由於事態變遷,戰火連綿,百餘年間早已被肢體分家、橫躺在地,埋於草叢之中。文學院劉曾傑教授回憶説:“建國後,師生們整潔校園,將其從亂草叢中抬出,置於路邊作為石凳,方便師生休息和學習之用。”1963年又將雙碑樹立起來,並修建貢院碑亭,同年12月23日,“貢院碑”被開封市人民委員會公佈為“開封市文物保護單位”。從此,它歷經風雨吹打、人世滄桑,始終矗立於此。

較早呼籲保護貢院遺物的人,是我校張邃青教授。他長於宋史研究和河南地方史研究,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石璋如在《河南大學與考古事業》一文中,稱張邃青“特別注意古物出土的消息,自古至今(截至民國十九年)約有十數次的發現。……以上種種均由張先生考據、研究、記入講義,或口述由學生記錄。對河大文學、史學系同學之考古研究,啓迪良多。蔚為河大考古學之精華。”劉增傑教授至今還清楚記得,張邃青老師當年指着散落在校園的石碑説過的話,“這可是好東西,得想辦法把它保護起來”。

後來,張邃青教授出任開封市副市長,期間他仍不忘此事,經多方奔走,終於將兩通河南貢院碑及散落的碑額、碑座等找回,重新樹立起來。後確定為市級保護文物,使後人能從中時時感受到河南大學深厚的歷史淵源。

二、 為何建於此地

河大園(明倫校區)佔地約3600畝。清道光九年(1829年)時,河南貢院已擁有房屋11866間。若按現在人們可以見到的“執事樓”每間面積估算,其規模幾乎能佔滿河大園。貢院碑現在所處地點,既不在校園前方,也不在正中,而是在偏南、偏西的位置上。這個位置有什麼意義呢?

在清代《祥符縣城圖》中我們發現,這兩座碑亭坐落的地方几乎就是圖中“貢院”兩字所標示的位置(見圖二)。另外,解放之後貢院號房僅存十排,河大人稱其為“中排房”,位置約在現行政樓南牆到外語樓北牆的稍後的範圍內。有原建築在此,且雙碑原物也一直散落在此,貢院碑亭自然要建立在這周圍,而這周圍南面、西面是路,東面是西一二齋房和水塔(已被爆破拆除)等,唯有西北角處與工字樓相間有些空地,並正在具有代表意義的兩層執事樓(原樓坐北朝南,在外語樓處,已不存在)旁,修建於此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了。

三、完善與尚待完善

碑亭建好之後的40餘年間,曾多次修復和完善。尤其是八十年校慶前夕,曾將上部拆除整修一新。九十年校慶前,更是翻新並加裝護欄,並出掉了外圍有影響的樹木,地面鋪成石板,東面恢復貢院執事樓,與貢院碑呼應成型。

但仔細審視之後,您會發現:由於當時條件所限,找到的物品並不齊全,北邊,《重修河南貢院碑記》的碑座就是一件帶有單面二龍浮雕的替代品。該替代品為何物,尚待專家論證,不過旁邊那座後來“從工字樓西南角出土的碑座”(基建處高愛君副處長回憶)卻可以物盡其用,取而代之,或許就是原配;南邊,《改建河南貢院記》碑的碑座圖案,前面是小的二龍圖,後面是大的單龍頭。經請教歷史文化學院塗百奎教授,認為該碑座前後方位有誤,應是單龍在前;兩碑座均為正方體,但露出地面較少,龍形圖案大半在地下,也顯不妥;碑文雖經近300年風吹日曬,仍無大缺損,但石色與筆觸灰成一片,難以辨認,若能借鑑西安碑林保護措施,即可護碑,又便觀賞,遠比鐵柵欄實用;“在開封市博物館的碑林院裏,有一通清道光十一年(公元1831年)楊國楨撰、林則徐書的《重修河南貢院記》殘碑。碑長2.57米,寬1.08米。碑文記載着河南貢院遷址及興建情況。”(《貢院春秋》宋韻網)。我想,若能“合併同類”,豈不善哉。

四、欣喜與一字遺憾

近日,河南省人民政府以豫政(2008)36號文件核准公佈了河南省第五批文物保護單位283處,其中我校明倫校區內的“河南貢院碑”名列其中。

帶着這份欣喜,我圍着碑亭整整揣摩了一個下午,思前想後,心情似乎越發沉重。我不無遺憾的念着那塊還未來得及更換的標示碑:“開封市文物保護單位——貢院碑”,心中默默地説:張老師啊,你當年要是能省一個“碑”字該有多好!貢院碑將不是今天孤單的立於亭中的貢院碑,河南貢院也會是永存的河南貢院。

錄入時間:2019-03-29[打印此文]【大陸口罩寄到香港】[關閉窗口]

熱點新聞

媒體河大 更多